您好,欢迎访问中国传媒新闻网 投稿邮箱:zgchmxww@163.com

《商埠传奇》之“赊店古镇记忆” (第175辑)郑长春作品:店北石桥记

2020-06-16  来源: 来源:中国传媒新闻网
更多

 微信图片_20200616142705.jpg 

(摄影:光影中国网  暖色雪地)

       出赊店城北一公里,满目萧然,苍凉的脊背上是一块块泛绿的麦苗,间或冒出几堆老坟,衬出荒草簇拥的树木愈加孤立寂寥,叶子残黄,似落非落,光溜溜的枝干,突兀架起一个黑乎乎的鸟窝,远远望去,像一个带着钢盔的士兵,或一个顶着草帽的老农,耷拉着头,静默如塑。鸟儿冬去春来,也不知在此生活了多少年月?农人风刮日晒,也不知在此守候了多少光景?走着想着,至地势漫坡处,突闻哗哗水声,便精神一振,沿沙石路速行百余步,拨开一片齐人高的芦苇,再近,水击石声此起彼伏,轰鸣如晨钟,心乐之。

 微信图片_20200616141625.jpg

      随从小儿指,前是潘河。

    说话间,顿觉清气盈面,便欢跳前瞻。迈步而去,不料草深地滑,差点失足,引起众人大笑。余有惊无险,却自豪捷足先登,一饱眼福。待立稳脚跟,面前横起一座古老石桥。因桥大水小,更显朴拙伟岸。

    举目丈量,桥高二米有余,长约五十米,宽两丈,可来往同行两马车也。桥有二十五孔,每孔路面皆由六块青石衔之,坚固无比。平日水在桥下流,雨天涨水时则水漫桥面,历经百年冲刷,仍完好无损。桥头小村,名曰:漫流寨。思之,与桥齿唇相连也。

微信图片_20200616141633.jpg

    桥底皆石,水深直膝盖,清清见底,日光下澈,影布石上。水草深处,有青背白腰小鱼,佁然不动,见人接近,俶尔远逝;往来翕忽,似与游者相乐。

    桥西北而望,斗折蛇行,明灭可见。其岸势犬牙差互,源远流长,传其源在伏牛山东麓七峰山黑龙潭。潭底有泉,水源丰盈,流经方城、赊店,汇入唐河,再入长江。前清时期,湖广商船沿河而上,航帆如林,昼夜不息,以运输盐、茶、药材为生。赊店、方城二地码头,卸货舟楫结队等候,一时“市杂百货、邸具五民”、“各行商贾牙侩照地以时,各相贸易”。方城的桑丝、柞丝、桑丝绸、柞丝绸、药材诸物,亦由此乘舟而下,远布八方。  

    潘河两岸,儒学书院、社学义学书声琅琅,三弦书、大调曲、汉调二簧丝竹阵阵。潘河之内,云帆高挂,桨声灯影,大大小小的船只装满了酱菜、糕点、棉纸、铁货、面粉、烧酒、皮革。

      后来,赊店商人以专其利,在潘河下游漫流寨修桥,以阻商船上行。方城商人气愤填膺,遂使大锅将上游泉眼堵塞,水量渐减,船不能行。赊店商人毁桥议和,双方通好,共同掘泉。然主泉潜流他移,潘河之水由此变小。

微信图片_20200616141641.jpg

      民国十七年,建国军总司令樊钟秀复经派工疏浚,水势仍阻,终未通舟。

    在河岸,遇一牵牛长者,招呼坐下,老人仰天而叹:“本来政府计划好要开发潘河上游公园的,但消息外泄,河两岸荒地即被能人抢先‘开发’了,围院墙的围院墙,种果树的种果树,盖房子的盖房子,都准备高价赔偿哩!政府嫌赔偿造价太高,就只好改成光修理河道和河堤了。”

微信图片_20200616141648.jpg

  言毕,赶着牛羊,逍遥而去……

  余怅然,低头问同行老父:“昔日汤汤潘河,为什么今日断流?”

微信图片_20200616141655.jpg

  老父沉思良久,笑答:“天地之造化,非人左右,有得有失,乃自然规律,不必哀叹。应哀叹的,是今日势利之徒对自然生态的强取豪夺。

微信图片_20200616141706.jpg

      须知,诸事皆有因果报应,亦福祸相连,世事好比这桥下之水,或大或小,或浊或清,但做人一定要如这力顶千斤之桥墩,坚定不移,忍辱负重,力迎风浪,方可成大器,为栋梁。大器者,可容万物;栋梁者,知民心所向;民心如潮,潮涌而舟动;水可载舟,亦可覆舟。”

微信图片_20200616141718.jpg

  余不解,遂问:“怎知民心所向?”

  老父喃喃而语:“问问那些匆匆脚步,不就心明?欲知水之冷暖,问鱼儿;知水之污染,问泥鳅;知浪之险恶,问这不言之石;看此地兴衰,就到这石桥。”

  桥有何功?水有何能?咀嚼老父之言,我默然端坐桥上,触景生情,遂发感叹:“此大石桥非桥也,乃镇河之塔!”

责编:李茜

关于我们(About Us)|免责声明|广告服务|联系我们|

版权所有: 中国传媒新闻网
手机:13621190363 座机:010-53387221 邮 箱:zgchmxww@163.com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山水文园西园山水珍宝博物馆
备案号:陕ICP备19000847号-2

陕公网安备 61010302000581号